当前位置:首页 > 移民攻略 > 移民活动 > 新西兰移民说:农夫山泉们能否在新西兰免费采水?有一种扯皮叫这里是新西兰!

新西兰移民说:农夫山泉们能否在新西兰免费采水?有一种扯皮叫这里是新西兰!

2018-12-05 11:57:34作者:分享:

新西兰移民,瓶装矿泉水公司采水只需交少量的监管费,这相当于是免费开采淡水资源,即使用于出口也不用交税。

      这项政策争议很大,难免会有人认为这是在掠夺新西兰的水资源。

      比如去年中国的农夫山泉,申请将其在新西兰子公司(Creswell Enterprises)的采水量从200万升提高到5.8亿升 (提高290倍),新西兰舆论马上炸锅。

      农夫山泉撞到了枪口上。大选之前绿党和优先党都在抨击“外资公司免费采水出口”的政策。

      压力之下,上届国家党的政府总理BillEnglish为了平息舆论,要求Water Allocation Technical AdvisoryGroup的专家们调研,该由谁征税,征多少?

      专家顾问小组被要求在去年11月,也就是大选之后提交报告。

      但是Stuff报道说,大选过去一年了,专家小组花了超过8万纽币,已经于去年11月解散,但至今却一份报告也没写!

      专家小组2016年5月成立,最初职责是研究水的矿物营养成分。去年3月,时任总理Bill English又让9位顾问研究“出口矿泉水的征税问题”。

      政府部长们写给专家小组的信中写道:“我们期待在今年晚些时候,收到相关问题和改革方案的建议。”

      专家小组的负责人DavidCaygill表示,专家们一共碰头6-12次,并在1次会议上讨论了瓶装水问题。

      但专家小组存在了18个月,期间没有提交任何报告。9名专家累计花了纳税人8万纽币。其中某些天每天收费500纽币,花去近5万。飞去惠灵顿给官员们提建议,机票费花了大约2.5万。

      原工党议员,专家组负责人David Caygill专家小组负责人Caygill说,没有人特别叮嘱他们要交出报告,而且纠正公众和媒体的期望也不是他的角色。Caygill对Stuff说,“这上面可能有些小误解......关于瓶装水是否征税的问题,确实有正式要求我们小组提供相关建议或者报告。而我们确实在几次会议上讨论了这个问题…… ”

      专家还是砖家?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他们都是不负责任的砖家。但责任不一定在他们!

      Caygill说,“我们没有提交正式的书面报告……有人说过我们的任务就是给官员提供建议,我们也这样做了......”it was told it was not expected to provide anyreport, that would be over to officials and the advisory group was simply beingasked to assist officials, which we did."

      Caygill作为负责人,也没有接受每天625纽币的酬劳,他的本职工作是Environment Canterbury councilor, 他觉得作为小组负责人调研,只是把自己的职责延伸了一下。“我觉得给一些棘手的难题,提供一些方案是应该的。”

      那官员们收到专家的建议之后,有做过什么吗?答案是肯定的。Caygill说,官员们“至少在一次场合”向部长们汇报过;后续是否还汇报过就不清楚了。

      Caygill希望当初们向官员提供的建议,对现在的新政府也有用,但看上去工党和优先党的政府采取了不同的做法。两个党签署了一项征税协议,但要落实可能还有一段路要走。

      国家党甩锅给工党?专家小组是在国家党政府任内成立的。他们怎么说?

      国家党环境发言人ScottSimpson表示,原来的国家党部长们是希望该专家们提交正式报告的。

      “有明确的指示,希望专家小组在去年底前,就采取什么样的解决方案,出具一份详尽的报告”。(现在的)政府需要解释为什么专家小组没有撰写报告,解释一下(现政府)给过专家小组什么样的指示。”

      Scott Simpson还说,专家小组水平高超,成员是从经济学家、地方政府、园艺专家和毛利部落中遴选的。如果专家小组的工作得出了结论,那才说明公款得到了“明智地利用”。

      Simpson还否认国家党有意把瓶装水征税这一棘手问题推迟到大选后才解决。

     “你不能单独处理水瓶装问题。软饮料和啤酒企业、灌溉和水力发电消耗的淡水资源更多。它还涉及到复杂的毛利部落权益问题。问题很复杂,需要三思。专家的建议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前任政府想要这份报告。”

      面对国家党的甩锅,现在工党环境部长David Parker的发言人说,“政府从未收到过报告,小组的使命是帮助官员们,找到切实可行的方案,考虑官员们的建议是否可行。(前任政府)没有要求专家小组提供报告”。

      据悉,一个组内专家对小组的工作方式感到沮丧。 “官员们的工作似乎很理论化。好像他们被部长们鼓励,去思考一个更高层次的问题如20至30年后的最佳解决方案是什么,却忽略了现在该怎么办。我们的工作基本上完成了,但没有完全完成,因为大选来了!”

      国家党说要求过专家组写报告,工党说没有,曾是工党议员的专家组长也说没有。事情变成了罗生门!对出口瓶装水征税问题,彻底暴露了权利制衡是如何变成权利掣肘的。

      整个,流程,没有任何人有错,无人可以问责,但问题却悬而未决。

拨打电话获取移民评估报告!

成功案例更多>

  多年前在欧洲留过学的栗总事业有成,年纪不大但事业做得非常成功。出 ...

详情>
热门文章更多>

新西兰,一个南太平洋的美丽岛国,这里有绝美的风景、多样的美食以及天赐的自 ...

详情>
新达活动更多>